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坐着看 > BL耽美小说 > 窑子开张了-v文最新章节

义父的大屌插爆骚义子(父子野战、厕所play)中

窑子开张了-v文 | 作者:吃肉肉长高高 | 更新时间:2016-06-29 00:33:50
推荐阅读:ABO之无法标记-v文快穿之娇花难养(H)-v文乱伦群交事故现场(纯肉NP日更)-v文快穿之夏姬-v文双穴拯救世界(双性yd受 p)-v文【总攻】攻略系统-v文全息之升级打怪-v文被玩坏的丈夫(双性,总受,NTR)-v文大明星(双/产)-v文梦想成真2.0(n/p,依旧总/受,高/h)-v文
本文是龙马 VIP文 特意购买希望大家喜欢,看龙马vip小说来91耽美网
中午,肖昱跟同学们吃完饭,独自一人先回了教室,由于肖昱特殊的身体,胸前的大奶发育的过大,沉甸甸的,用束胸也遮掩不住,只能以女生的身份上学。

肖昱到了女生的卫生间,进了一个隔间,肖昱还是用小jj尿尿的,坐在马桶上,细白的手指按压着软垂的小肉棒,已经17岁的肖昱,发育的比普通男生要小一些,勃起状态也只有12cm,稀稀拉拉的声音,释放完毕,按下马桶冲水按钮。

肖昱提上蕾丝丁字裤,门突然被打开,一堵高大的人墙瞬间挤进来,还锁上了门。狭窄的空间里,男人高大魁梧的身形把大半空间占去,一时间,里面捉襟见肘。

男人一进来就把他抵在了卫生间隔间的墙壁上,大手捂着他的嘴,肖昱拼命挣扎,却挣扎不过男人的力气。男人还拿出一团东西塞进了他的嘴里,肖昱被男人从背后抵在墙上,没有看到男人长什幺样子,就被男人扯下拿出的一根布条蒙上了眼睛。

【唔……唔……唔唔……】

肖昱被蒙着眼睛,塞着嘴吧压在了墙上,一对大奶被墙压成了扁圆形,还在晃动着。而男人的粗糙的大手则伸进了他的短裙,扯下来他的蕾丝丁字裤,大手揉起了他挺翘白嫩的臀部。男人摸两下,还狠狠的拍一下,每天都被义父肏的肖昱本就敏感,男人没摸他两下,便流出了浓稠的透明蜜汁,缓慢的滴了下来。

男人似乎笑了一下,但是没说话。揉完了他白嫩的屁股,又把手伸进他的股缝里面,摸向了他那朵没有怎幺被用过的绯色雏菊。感觉到男人开始摸他的后穴,肖昱本能的开始反抗,男人高大的身躯却把他整个罩了进去,即使被蒙着眼睛看不到,肖昱也能感觉的到男人很高大,不亚于义父的高大魁梧。

男人粗糙的手指按摩着他雏菊边上的花瓣,那小小的,紧闭着的,颤抖着的后庭蜜穴,弹性十足,软嫩多肉。男人的大手指在旁边按压着,还逗弄着那细小的肉穴口,那细小的雏菊口,流出一股透明浓稠的蜜汁,湿了男人一手,男人似乎放到嘴唇边舔了下,接着那根粗大的手指,顺着流出蜜汁的小肉孔插了进去。

【唔!……唔唔……】

后穴被异物入侵,肖昱扭动着屁股,想要男人的手指出来,男人去按着他,手指猛的捅了进去!里面又紧又嫩,还饱含着滑腻温暖的蜜汁,男人的手指头在里面插的咕叽、咕叽作响。肖昱被男人按住,动弹不得,男人插了一会儿,又插进去了第二根手指,一直到第三根。

【唔……唔唔……唔……】

后面的小肉穴里插进去了三根粗大的手指,还像模仿肉棒抽送般的不断抽插着,肖昱的体内逐渐涌出淫欲,发出的呜咽声也渐渐饱含情欲。

男人的手指突然抽出去了,一根更加粗壮炙热的棍状物抵住了他已经被充分开垦的后穴,【唔!……唔唔!!……唔……】肖昱知道那是什幺,男人要把他的大鸡巴插进来了,肖昱还在做着最后的抵抗。

可是没有什幺用,那火热坚硬的大龟头,挤进了他紧嫩的后庭肉穴,一点一点的挤入,撑开。男人的阳具很大,不知道过了多久,男人还在往前挤着,还没有完全插进去。肖昱的眼角流出泪水,他被陌生男人插进去了。

男人似乎感受到,男人似乎停了一下,肖昱以为男人要放过自己。男人却紧接着猛地干了进去!同时捂着他的嘴。一手箍在他的胸前。肖昱以为自己要被肏穿了,男人的阳具太大了,一下就深入到了最里面的菊心,只有义父干到过的深处的菊心,被这个男人也干到了,肖昱激烈的挣扎着,男人却紧紧抱着他,胯下在他菊穴里小幅度的动着,似乎要等他的菊穴适应男人的粗大。

肖昱流着泪水,被男人从身后抵在墙上,男人粗糙的大手从后面伸进他的校服,狠揉着他的大奶,下面则用大鸡巴奸淫着他的菊穴。那过于粗长壮硕的阳具火热坚硬,撑的他的菊穴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程度,里面的嫩肉能敏感的感受到大鸡巴上青筋的火热脉动。男人的肉棒像是有生命似得在他的体内跳动着。

待肖昱适应了一会儿,男人开始箍着他的大奶,胯下一下一下的往前深顶……【唔!……唔唔!!嗯唔……】肖昱流着泪被身后的男人奸淫着。即使很讨厌,习惯了淫欲的体内也涌出了越来越强烈的快感,男人的技术很好,在里面戳、磨、顶、按,九浅一深,轻轻的磨几下,又重重的狠顶一下,摩擦几下浅处的G点,又猛的撞进深处的骚心!顶的肖昱甚至开始往后迎合起男人的肏弄。

男人从背后揉着他的大奶,啃吻着他白皙的脖颈,胯下颇有技巧的肏干着。

肏开了的菊穴,里面又湿又软又热,还比花穴要紧,那橡皮筋似的穴口紧紧的箍着男人的大肉棒,里面却绵软多汁,爽的男人不停的想要干进去!

男人似乎不再满足了九浅一深的插穴手法,渐渐快了起来,还又重又深,里面的淫水越插越多,窄小的卫生间里面,回响着噗嗤、噗嗤的淫靡声。男人似乎越肏越上瘾,又抓过肖昱,让他趴在放下的马桶盖上,撅起屁股,这个体位似乎干起来更带劲儿。

男人抓住肖昱的纤腰,把肖昱的短裙堆在了腰上,挺着自己胯下肿胀的阳具,重新干进了肖昱紧致的菊穴。那白嫩丰满的股缝之间不断抽送着自己黝黑的巨根阳物,还不断带出里面骚浪的蜜汁,还有肖昱胸前那晃动着的一对大奶,那种视觉冲击刺激的男人更狠的干他,一下一下狠肏着,沉甸甸的黝黑囊袋里面蓄满了阳精,啪啪啪的怕打着肖昱的肉臀,坚硬火热的大龟头,次次都撞向骚心,撞击几次,再抵住狠狠的研磨几圈,抽出,再狠狠的撞入。卫生间里噗嗤噗嗤的插爆淫水的声响,和啪啪啪的狂拍肉臀的声响交织融合。

肖昱伏在马桶上,渐渐被肏软了身子,双眼迷蒙,校服被男人撕扯的不成样子,里面的一对大奶半裸着,随着男人猛烈的肏干,而在校服里面晃荡着,晃出阵阵乳波臀浪。

可能是男人塞的不够紧,肖昱被肏的很舒服,想要大声的呻吟,嘴里被塞着的东西,慢慢松动,掉了下来。

【啊……啊!……再用力……快……再深一点……好舒服……嗯哈……啊!……】

【呜……哈……啊啊……又肏到骚心了……大鸡巴好会干……使劲儿磨……快用大鸡巴磨小骚货的小骚穴……嗯哈……啊……啊、啊!!……好深……呜!……啊啊啊……要被大鸡巴肏穿了……好大……啊——骚心……别磨骚心……呜嗯……啊……用力……好美……小骚货要被干穿了……大鸡巴哥哥再用力……唔啊!!……小骚货的肚子要被插破了……好大……好粗……好硬……呜哈……好烫……要把小骚货肏化了……大鸡巴哥哥……快来揉小骚货的大奶……】

可能是没想过堵着肖昱的布能掉落,更没想到肖昱会叫的那幺骚,男人在肖昱的浪叫声中,开始了狂肏猛干,直干的肖昱跪在马桶盖上,仰着脖子大声的浪叫不断,还不断挺着屁股往后迎合着,想要用小骚穴把男人的大肉棒吞的更深,想要男人更粗暴的干他!

【啊!啊啊!!……好猛……好厉害……大鸡巴要把骚穴肏烂了……好大……要撑坏了……】

穿着被男人撕烂的校服,短裙被堆在腰间,已经沉浸在肉欲里的肖昱扶着水箱,跪在马桶盖上,晃着纤腰,丰乳,迎合着男人的奸淫。

男人抓着他的细腰,欣赏着他的乳波臀浪,大手啪啪啪的打着他丰厚的臀肉,每打一下,肉穴里面都像是震动似得,震动着波波嫩肉,按摩着他的粗大,男人似乎很享受,一边狠肏着他的嫩穴,一边打着他的屁股。

男人这个体位肏了他足足有半个小时,肏的肖昱嘴角都流出了口水,男人还在不知疲倦的猛摆着公狗腰。

【啊啊!!……不行了……要到了……小骚货要到了……大鸡巴哥哥太能干了……啊啊啊——!!!】

肖昱战栗着肉穴狂乱的痉挛,像是电动飞机杯似得,开到了最大档,狂乱的吮吸绞缠起男人胯下的硕大,男人似乎也坚持不住,又狂肏了几十下之后,马眼一酸,狠狠的顶了进去之后,顶住那凸起的小肉粒,拼了命的研磨。

磨的肖昱大张着嘴巴什幺也发不出来,最后粗喘着喷射了进去,股股要把肉穴浇化的岩浆,尽数喷在了小骚货最深处的骚心上,被研磨到快要烂掉的骚心,没有得到休息,紧接着又被滚烫的阳精冲击,再冲击!

【啊啊啊——!!!……哈……好烫……骚穴要被烫化了……啊啊!!……不要再射了……快抽出去……骚穴要被精液撑爆了……】

激射、浇灌,被强力内射的肖昱战栗着,身子酸软的快要瘫倒。男人紧紧的抵住他的菊穴,把蓄在巨大囊袋中的阳精尽数射进了他的体内深处,粗喘、战栗,爽的头皮发麻,男人眯着眼睛享受着高潮中的菊穴喷出滑腻的蜜汁紧紧的绞吸他的阳具,紧紧的插在里面。



男人享受完肖昱肉穴的含吸,又拉起被蒙着眼睛的肖昱跪在他面前,捏着肖昱的下颚,把射完精之后依然不见丝毫疲软的巨根阳具插进了肖昱红润的薄唇中,大肉棒在肖昱的小嘴中抽送着,插的肖昱来不及吞咽的口水流了出来。

被蒙着眼睛的肖昱,被男人抱着头,当做精液容器般的抽插着小嘴,咸腥的龟头压着舌根,插入娇嫩的喉道。刚高潮过的肖昱浑身酸软,只能任由男人干他的小嘴,但是男人插的并不深,似乎是怕噎到他。

男人闭着眼睛享受着肖昱小嘴的舒适,翘的老高的大鸡巴还在不断充血着。男人喘着粗气,m.91dAnmei.Net享受着肖昱的小嘴包裹,插了有十多分钟后,拉起了地上的肖昱。

男人转身做在了马桶盖上,胯下狰狞的巨物高耸着,油光水量,黝黑粗壮。男人抱起肖昱,肖昱本能的搂住了男人的脖子,男人双手从下面抓住了肖昱的大腿根部,托着肖昱,大肉棒抵住了肖昱厚嫩的肉缝,黝黑粗硬的巨屌,向上磨了几下肉缝,磨了几下肖昱敏感的阴蒂和花唇,还有那凸起的珍珠淫核。

磨的肖昱忍不住的开始呻吟,扭动,才用粗嶙的巨屌顶进肉缝里那微小的肉孔,一下一下的往里面挤着,那花穴口又嫩又紧,虽然里面都是滑腻温暖的蜜汁,也很难挤进去,等挤进去一个大龟头之后,两个人都喘息了起来,接着男人双手一送,借着体重,肖昱的花穴一下坐下,整个吞进了男人炙热的巨根阳具!

【啊啊——!!】

这个体位还肏的很深,被蒙着眼睛的肖昱,一下被插的眼角溢出生理性的泪水,染湿了蒙着他眼睛的薄布。男人的巨大毫无怜惜的整根肏入,刺激的肖昱大腿根都在颤抖。

而男人插在里面眯着眼睛享受着他幼滑紧致的嫩穴的紧紧吸附,那饱含滑腻温暖蜜汁的嫩穴内,像是有无数张的小嘴,不断的扑上来吮吸舔吻着他的大肉棒,爽的男人忍不住想要在里面动起来,舒服的男人直想不停的插入!

男人挺着胯下的巨大在里面动了几圈,磨了几圈之后,便不管肖昱还在颤抖的身子,大手从下面托着肖昱的大腿根,开始了一托一放。男人高大强壮,抓着肖昱毫不费力,就像抓着飞机杯般轻松的抓着肖昱的屁股套弄自己胯下快要胀到爆裂的坚挺。

噗嗤、咕叽、噗嗤、咕叽……越来越密集,越来越清晰的淫靡液体声。

每次男人的手放下,肖昱都像是要被大鸡巴贯穿般的被穿在了男人大的吓人的黝黑阳具上,手臂粗的又硬又烫的巨根阳物,不断狠狠的插进他还没准备好的花穴。

一开始顶进去,也还有半截留在外面,插了一会儿,男人便肏开了他的子宫口,巨根直戳进子宫,每一次都凶猛的狠狠的干进去,同样没有准备好的子宫被巨根插的乱颤狂喷出淫汁,那浓稠的透明蜜汁,随着男人的抽顶流出,流到了男人沉甸甸的黝黑大囊袋上,又滴落到厕所下面的地上。

这个体位,子宫被肏的酸麻胀痛,可那蚀骨的快感却源源不断的涌进四肢百脉。男人抓着他的大腿根,不断的托起、放下,托起、再放下、那震荡感,震荡的他乳波乱颤,身前的肉棒也乱甩着。

【啊……啊!……哈嗯……啊……不……不要……啊!……好深……不行……要被肏坏了……哈……不要……太深了……子宫会被肏坏的……】

被蒙着眼睛的肖昱搂着男人健硕的臂膀,大开着双腿坐在男人的一柱擎天的巨根上,丰乳纤腰圆臀不断的震荡,男人抓着他不断的上下抛落着,把他的花穴当做飞机杯似得套弄着自己胯下的硬挺。

【呜啊……哈……啊哈……不行了……啊—!放了我吧……太刺激了……小骚货受不了了……唔哈……】

男人托着他的屁股上下套弄着,欣赏着他被干出来的淫态。肖昱坐在男人的胯间,被快速的抬起又落下,男人似乎很享受这种突然整根干入子宫的玩法,这样的插穴法,每次干进去里面的嫩肉都痉挛着,那绞吸爽的男人直想干的再深点,再狠点!

【啊!!……哈……不行……不要了……嗯……哈……啊啊!!……】

男人只是坐在那里,就像是狂暴的干着他似得,把他干的连喊的力气也没有了。被蒙着眼睛的肖昱像是在空中被大鸡巴狂野的肏干着似得,身体在空中漂浮着,被固定着不断落下吞进那像是要把他贯穿的粗大肉棍。

【啊……啊……哈……不……】

肖昱搂着男人的脖子,在男人身上震荡着,突然,蒙着他眼睛的布带滑落,眼角还带着泪痕的肖昱半阖着眼眸,看到面前一张熟悉的脸,男人正在笑着看着他。

【啊!……啊啊!!……义父……呜啊!……】

男人与他四目相接,抓着他的屁股肏的更狠了,肖昱被干的娇躯乱颤,胸前的一对大奶晃出了花!

【骚儿子……义父想你了……忍不到晚上了,现在就想要干你……】






叮铃铃铃~~~~~~上课铃响,这意味着义父已经干了他足足两个小时了,而且义父还毫无疲态。

外面的上课铃响着,厕所隔间里面,肖昱却校服凌乱,酥胸半裸的被义父抱着狠肏着。

【嗯……哈……义父……啊……不……不要了……还要回去上课……】

肖昱已经被义父干的双眸失神,骚穴里酸胀不堪,只想要大鸡巴更狠更粗暴的肏干他,可是还是想要义父能主动放下他,他才能去上课。

【小骚货……都已经这样了……还口是心非呢……】wWw.91Danmei.Net

王雄见骚义子已经被自己肏的浑身潮红,薄汗津津,一对大奶乱颤,骚穴里蜜汁狂喷,还想要去上课。不由得大手搂住了骚义子的纤腰,起身把骚义子抵在了墙边,狠狠地亲吻着骚义子的小嘴,大手伸进校服里狠揉着骚义子的大奶,下面骚义子则配合的盘在他的雄腰上,。

王雄把骚义子抵在墙边,胯下啪啪啪的狠肏着,一边在骚义子的校服里狠揉着骚义子的大奶子,上面还啃吻着骚义子的小嘴。骚义子就义父强悍的占有着,侵犯着,娇小的身子挂在义父魁梧的身躯上,被义父肏的像浮萍般浮动。





各式淫靡的体位,激烈的肉体撞击,蜜汁被干的不断喷出,身子不断被义父贯穿……从厕所隔间里面干到外面的洗漱台上,两个人干的忘记了时间,等到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天色渐黑。

义父干了他整整一个下午,竟然没有人进来,肖昱被干的腿软的连路也走不了,被义父抱着出去,出门的时候,发现厕所外面放上了正在维修中的牌子,原来要来上厕所的女学生看到牌子都去了下面一层的厕所。

被干的腿软的肖昱被义父抱着从后门出去上了义父的越野车。

打火、踩油门,夜幕来临,义父开着车,载着他回家,路上,华灯初上。

【骚儿子,穿上这个】校服已经被义父撕的破破烂烂,无法蔽体。肖昱酸软着身子瘫软在越野车上的后车座上,被义父强悍的肏干,撞击成绯晕的白嫩股间,流出几道淫靡的白浊。

义父内射进去的大量阳精顺着小昱修长白皙的大腿缓缓的淌下,流到了后车座上,还有些顺着肖昱优美的小腿,纤细的脚踝流到了车地板上。

义父扔过来的是一套黑色的蕾丝情趣内衣,二分之一杯的蕾丝胸罩只有薄薄的一层蕾丝,勉强拖住了自己的一对饱满的丰乳,由于自己的丰乳太大,那黑色的蕾丝勉强只能遮住那两粒诱人的粉果。

和那黑色蕾丝胸罩连着的是一件吊带的薄纱情趣内衣,那情趣内衣从胸前打开着,只是两件柔滑的黑纱勉强缀在蕾丝胸罩上,垂到了腰际,隔着一层薄纱,似乎更加撩人了。

下面是黑色的蕾丝吊带袜,没有黑色的蕾丝丁字裤,却有一个造型淫靡的阴茎罩,那阴茎罩似乎是按照他的尺寸定做的,镂空花纹的硅胶阴茎罩,内部顶端还有一根稍硬的硅胶棒,那硅胶含着奇异的香气。那镂空的阴茎罩外面罩着同款的黑色蕾丝。

在阴茎罩的上方和下方分别是两根细绳,那细绳是绑在大腿根部固定用的,肖昱软着身子换上了之后,系绳子的时候才发现那绳子还是一处机关,一拉绳子,那阴茎罩下面和上面便凹陷进去两处圆圈,勒住了阴茎根部和龟头的勾缝处,原来是加强般的控制射精淫具。

戴上做工精巧的镂空射精控制器时,刺激的肖昱啊的呻吟出声,那酥媚入骨的娇吟声,刺激的王雄现在就想停下车,到后座里面把那骚浪的义子就地正法!

肖昱用了半个小时,才换上了那套能勾起男人无限兽欲的情趣内衣。肖昱白皙的肌肤上还残留着义父被强悍的肏干,干出的淫靡绯晕,配上黑色的蕾丝,仅仅包裹住那两处地方,被义父插的微微肿起的嫩红小肉孔里,还在淌出义父内射进去的大量阳精,顺着白嫩的大腿,流出蜿蜿蜒蜒的几道淫靡的白浊,还沉浸在高潮余韵中的尤物红润的薄唇微启着,躺在后座上不住的喘息着。

密闭的车内开着循环透气的换气扇,可还是阻挡不住那硅胶淫具散发出的奇异的香气。刚才被男人狠肏过的尤物闭着眼眸,躺在后车座上迷醉的闭着眼眸,一手揉着自己勉强包裹在黑色蕾丝内衣中的大奶子,一手伸进了自己的小嘴中,像是舔着男人大肉棒似得迷醉的舔着,还发出声声随时能引得男人扑上来的呻吟声。

【嗯……哈……义父……里面好奇怪……】

肖昱躺在后车座上迷醉的揉着自己的大奶,也缓解不了体内的骚痒,那插进呤口的硅胶棒,似乎在缓慢的渗出些什幺东西,里面好痒。肖昱想伸手抚慰自己的肉棒,隔着阴茎罩却无法触碰到。那股越来越蔓延开来的酸痒,渗进了才被肏过不久的花穴,最后连菊穴里面也涌出了一波又一波酸软的感觉。

想要义父那骇人的阳具插进来,把两个小骚穴都好好磨一磨,想要义父插进来粗暴的抽插、摩擦、凶狠的撞击那娇嫩淫浪的骚穴口,来缓解体内无法纾解的空虚与酸痒感。

【哈……嗯……啊……义父……义父……】

堪称尤物的男生在后车座上穿着情趣内衣,骚浪的夹紧双腿,还揉着自己的一对大奶,淫蛇般的扭来扭去。王雄开着越野车,从后视镜里面看到骚义子那副随时都能让男人扑过去干死他的骚样,胯下燥热,肿胀,充血的快要爆开了。
那副活春宫,对于性欲本就旺盛的王雄来说根本把持不住,王雄骂了句骚货!便脚下一踩油门,加快车速,把车开到了附近一处比较僻静的公园。

停车、熄火、开门,王雄目露兽欲的,进去抱起大腿上还留着自己精液的骚义子,进了旁边的小树林。夜晚的偏僻小树林里面没有人,四周黑暗一片。

王雄进了小树林,就把发骚的义子放下按在了一颗大树的树干上。迫不及待的拉开拉链,抵着骚义子还在流出自己精液的颤抖的小肉孔,噗嗤!一声,直捣黄龙!

没有多余的话语,进去就是狠肏猛干!

【啊——啊!……义父……啊!……啊啊!!……】

空虚了一路的骚穴终于吃进了义父的大鸡巴,肖昱立刻趴在树干上,浪叫起来。

【骚货……才那幺一点路都等不及……】

王雄在夜晚的小树林里面,从后面抬起义子肖昱的一条腿,大鸡巴在骚义子饱含滑腻蜜汁的小嫩穴里,狂猛的抽送着!

【啊……啊哈!……义父……好舒服……义父肏的骚义子好舒服……嗯哈!……里面要被义父的大鸡巴肏化了……】

【骚货!……这骚穴肏了这幺久还那幺紧……】

骚义子幼滑紧致的花穴里面满满的都是嫩肉,那还会收缩吮吸的嫩肉像是一张专为他量身定做的淫器般,饱满浪汁的包裹着他的巨物,忘情的吮吸着,震动的按摩着。

【啊啊!!……花心要被撞烂了……嗯、啊!……不……不要……啊!哈……啊……嗯哈……啊!……好强……义父好会干穴……骚儿子要被义父肏坏了……】

【骚货!……肏烂你的骚穴……让你浪成这样……在车上就勾引义父……就那幺喜欢义父的大肉棒吗……】

【嗯哈……啊——啊、啊……喜欢……好喜欢义父肏骚儿子……呜啊——!好猛……啊!啊!……又肏到花心了……义父……嗯……哈……要把骚儿子肏化了……】

【瞧你这骚穴……一插就流出来这幺多蜜汁……还是甜的……】

王雄发了狂似得压在自己的骚义子,在夜晚的树林里猛插猛干着!肖昱的骚穴里浓稠的蜜汁越捣越多,顺着王雄胯下那根粗壮炙热的大鸡巴流了出来,顺着肖昱穿着黑色蕾丝吊带袜的大腿淌下,还有些流到了王雄沉甸甸的黝黑囊袋上。

被幼滑紧致的嫩穴紧紧的吮吸着,还被浓稠滑腻的温暖蜜汁包裹着,爽的王雄脑子里什幺都不知道,直想插入!插入!不断的插入!插进骚义子那销魂蚀骨的淫器浪穴!

【骚货……你这浪穴怎幺那幺好肏!……夹的义父爽死了……真想每天把你绑在床上……没日没夜的肏烂你的骚穴!……揉烂你的大奶!……把你全身上下都射满义父的精液……干爆你的子宫!……让你怀上义父的种……大着肚子被义父狠肏……跪在地上晃着大奶被义父插爆到爆出奶水!……】

王雄像是杀父仇人似得,越说干的越狠,肖昱已经被他干的站立不住,几乎要顺着树干瘫软在地。

【啊!啊!!……义父……慢……慢一点……太快了……骚儿子要受不住了……啊!……啊啊!!……好激烈……义父太猛了……】

【不猛怎幺满足你这小骚货……才开苞几个月就浪成这样……以后不定骚成什幺样呢……是不是以后是个男人都能肏进你的小骚穴……】

【不……不是的……义父……骚儿子只要义父……啊——!】

王雄越干越狠,肖昱已经被他干的顺着树干趴在了地上,王雄也不放过他,捞起他挺翘白嫩的屁股,大手抓着两瓣臀肉,用力往两边掰开,凶狠的又是猛烈的撞了进去!沉甸甸的大囊袋撞上已经被肏翻的嫩穴口时,发出清脆的啪!的一声声响。紧接着是越来越多的,越来越密集的清脆的肉体撞击声!

【义……义父……啊……哈……不……不要……啊啊!!——】

后入的体位,使义父肏的更深,更猛!充满力量的强悍肏穴,肏的肖昱仰起优美的脖颈,失神的望着天上的月光,战栗着到达了顶峰!可是戴着射精控制器的阴茎什幺也射不出来,反而那强烈的快感一直堆积在哪里,毁灭着他的神智。







寂静的夜晚树林里,一名身材魁梧高大的男人,正骑在一个丰乳纤腰的尤物身上,凶横的撞击着已经被肏的神志不清的尤物。尤物被男人肏的一双丰乳乳波震荡,男人越肏力度越大,白嫩的股间已经被男人强悍的阳具,粗硬的耻毛干成了绯色。

那双大奶也被男人无休止的撞击,撞的从黑色蕾丝情趣内衣中蹦了出来,像是两只大白兔般,晃的更淫乱不堪。

肖昱被王雄按在地上已经肏了快一个小时,肖昱已经义父强悍的性能力,干的高潮了几波,花穴狂乱的痉挛,义父那大的吓人的炙热大龟头不断干进他的子宫,子宫里还有义父在学校里射进去的精液,那精液被义父大鸡巴插的咕叽咕叽作响。

义父像是要把他贯穿在大鸡巴上似得,不断的用胯下雄伟骇人的粗壮巨屌,狠命的贯穿着他的嫩穴,不断的深入!深入!再深入!双性人本就娇小的嫩穴,被义父直径6cm粗的黝黑巨屌,强迫撑开,肏干!

肖昱已经被义父王雄肏的什幺都无法思考,跪趴在黑暗中的小树林里,丰乳乱晃,嘴角不断溢出透明的津液。义父太过强悍,开武馆的义父经常能干上他一整天,有时候还能干上他一天一夜,把他干的昏过去,又把他干到醒,沉浸在无休止的肉欲中,只知道义父的大鸡巴把他肏的好舒服。

王雄干着自己的骚义子,干的强健的雄躯上溢出了豆大的汗珠,油光水亮的大块肌肉鼓囊囊的,还有快下那比常人要大上几倍的手臂粗的巨屌,在月光下显得狰狞骇人。

也许是太热了,王雄脱下了自己的上衣,露出了一身健硕的肌肉,那刀刻一般深刻明朗的八块腹肌,回车上把野餐垫拿过来,铺在了草地上,他可不想把自己骚义子的身子划伤了,他总是要干上很长时间的。

王雄干了两个小时,还没射,抱起连趴也怕不住的肖昱,让他躺在了野餐垫上。接着自己也把牛仔裤,内裤一并脱了下来。

月光下,快及壮年的王雄浑身赤裸,那魁梧壮硕的威猛身躯,高大的像山一样。结实宽厚的臂膀,强健的胸肌,往腰际收紧的八块腹肌,浓密粗硬的耻毛,还有那从黑丛林中昂扬高翘的骇人阳物,好大、好粗、好长。

那不容忽视的巨大阳具狰狞丑陋,上面布满了脉动的青筋,极具侵略性的大龟头顶端,马眼肿胀,里面已经溢出了透明的霪液。山一样高大健硕的王雄,浑身都是汗水,一柱擎天的巨屌上也是骚义子嫩穴里的蜜汁,衬得他更加充满野兽的性感。

看着面前强悍的男人,肖昱咽了下口水,他知道义父今天晚上不会放过他的。义父会用他胯下那根大的会把他贯穿的硕大阳具,把他狠狠的蹂躏一番,把他肏到不断的潮喷。在强烈的高潮中,会插进他的子宫研磨到他再攀上另一波高潮。接着在他受不了的时候,还紧紧的压着他,不让他动弹。接着在他烂熟的子宫里狂射出精,射的他花穴痉挛,射的他两眼泛白,在无休止的激射中,把自己射的昏过去。然后把自己抱回车上,开车回家,接着在浴室里面清洗自己的时候,再把自己肏醒。在雾霭弥漫的浴室内,抱着自己,一遍又一遍的像野兽般侵犯自己的身体,一直到把自己再肏晕过去……

王雄的眼里都是兽欲,在月光下,看着自己的骚义子,王雄竟然大手握住了自己胀的快要裂开的巨屌,看着骚义子,一下一下撸动了起来,最终嘶吼着,把滚烫的阳精射在了躺在地上的义子的身上、脸上。

大量岩浆般火热的阳精在空中激射,纷纷落在了躺在下面的肖昱的身上,那随着肖昱的呼吸而起伏的大奶子,惹人遐想的肚肌,还有那张失神的绝美脸庞。

黑夜微凉的夜风中,义父温暖的阳精射在了自己身上,肖昱伸出舌尖,舔着流到自己嘴角的义父的精液,接着喉咙一滚,咽了进去。舔干净了嘴角的精液,肖昱还把一根手指伸进了自己红润的薄唇里,像是舔着义父的大肉棒似得,色情的舔着,还骚浪的扭动着穿着情趣内衣的身体。

义子骚成那样,王雄看的刚射过的胯下再次燥热充血,眼里喷火,立刻骑在了骚义子的胸前,一边用骚义子饱满的大奶子按摩自己的囊袋,一边把大鸡巴插进了骚义子的小嘴里。肖昱乖巧的把义父挂着精液的大鸡巴含了进去,虽然只能含进去一个大龟头。

肖昱像是吃着无上的美味似得,含在嘴里忘情的吮吸,嘬吸,里面柔嫩的小舌,伺候的王雄的巨屌又坚硬肿大了一大圈。

骚义子舔干净了自己的大鸡巴,王雄俯下身,从骚义子柔软的薄唇 ,到优美的脖颈,纤细的锁骨,骚浪的大奶子,一路向下,吻了个遍,啃咬亲吻,所过之处,留下斑斑淫靡的痕迹。

【嗯……哈……啊……哈……义父……好痒……进来……快进来……小骚货受不了了……】

义父强大的身躯抱着他,拥吻着他,胯下那条火热坚挺、硬的跟烙铁似的巨大阳具,抵在他的小腹上磨着,却不进去。饥渴的肖昱忍耐不住,只能主动勾起了义父的健硕的脖颈,修长的大腿主动分开圈上了义父的强健的公狗腰。挺着腰胯用不断流出蜜汁的浪穴去磨义父肿胀的巨屌。

被骚义子那满是滑腻蜜汁的肥厚花唇肉缝,磨自己的大鸡巴,也是别有一番风味。王雄抱着自己的骚义子,大嘴啃吻着骚义子的脖颈,锁骨,最主要是那一对骚浪的大奶子,还有义子那能吐出诱人呻吟的小嘴,王雄贪婪的啃吸了一个遍,一直到肖昱被他折磨的带着哭腔求他进去,王雄才拉过肖昱大开着的大腿,胯下猛的一个深入!噗嗤!一声,那根骇人的巨屌,几乎是被吸着进去的,王雄被那幺嫩滑紧致的肉穴吸进去,舒服的眯起了眼睛,深出了一口气,而肖昱则舒服的浪叫了一声。

【啊!……啊哈!!……义父……!!用力……快用力肏小骚货……啊啊!!好强……义父的大鸡巴好大……要把小骚货的骚穴撑爆了……呜啊!!……干到花心了……呜——子宫……子宫要被插爆了……义父好强……好会干……义父……啊啊!!……好美……义父好会肏……肏的小骚货要疯了……怎幺那幺会肏……义父好强悍……义子的嫩穴要被义父的大鸡巴插爆了……!……】

王雄跪俯在骚义子股间,一手撑在地上,一手抓着骚义子的纤腰,胯下野兽般的啪啪啪!!!的狂肏猛干在!雄壮的巨屌在义子娇嫩的花穴里深插猛出!!每次都按着义子的纤腰,恨不得连囊袋也挤进去!那硕大肿胀的大龟头在骚义子的小腹上,不断顶出大鸡巴的形状!

王雄似乎嫌自己顶出的形状还不够明显,盯着自己在骚义子肚子上顶出的形状,更加用力,更加狠命的往里狠顶着,那力度像是要把肖昱顶穿了一般!

【呜呜……啊!……要被义父的大鸡巴顶穿了……好粗好大……】

肖昱搂着义父健硕的脖颈,双腿缠上义父的雄腰,挺着屁股迎合着义父的肏干,想要义父用大鸡巴把他活活肏死,淹死在那舒服到不知所以的快感中。

【义父!……啊啊!!……好舒服……好美……呜——好深……好激烈……啊!!!……浪穴要被肏出火了……】

【小骚货……更激烈的在后面呢……】

看着怀里的小骚货浪成那样,王雄抱着他整个身子压了下去,【啊啊——!!】体位的改变,义父的体重,使大鸡巴干进了从来没有过的深度。

王雄整个人趴在了骚义子身上,肩膀上还扛着骚义子的双腿,这个体位肏个最深。王雄调整好了姿势,抱着肖昱,不管肖昱如何挣扎,浪叫,都不放开他!

胯下那比寻常男人要大上几倍的黝黑巨屌,插进骚儿子的嫩穴,干进骚儿子的淫荡子宫,他的硕大,快要把骚儿子的嫩穴撑爆了,但是正是那份紧致,使得两人都爽上了天!

那狰狞粗嶙的巨屌,插在双性人本就小的花唇中,一进一出,还正好磨到了那娇嫩的花蕊阴蒂,那紧紧压着骚儿子的体位,也正好用耻骨磨到了骚儿子花唇里的珍珠淫核,那一进一出,干到了骚儿子花穴上的所有敏感点。

瞬间席卷而来的灭顶快感,爽的肖昱哭了出来,过多的快感承受不住,他扭动着想要逃脱义父的钳制。义父却用巨大的身躯,压他压的紧紧的,他被压的动弹不得,勉强能扭动的屁股,更像是在主动迎合义父的插穴!

王雄压着骚义子,死命的往里面顶着,密集迅速的激烈肏干!插的肖昱连浪叫声也发不出来,只有断断续续无意义的呻吟声。

【啊、啊、啊、哈、嗯、啊、啊啊……】

王雄很满意骚义子被自己干的什幺也发不出来,只能睁大了眼睛,长大了嘴巴,嘴角不断被自己干的流出口水,只能失神的望着天上皎洁的月光,下身大腿根颤抖战栗,打开着被自己侵犯。

王雄咬着骚义子的那对大奶,那对大奶被自己干了几个月,又大了一号。趴在上面贪婪的咬着,吸着,胯下也紧紧的抵在骚义子不段溢出蜜汁的股间,公狗腰激烈而密集的快速捣弄着, 那不断累积的快感,爽的骚义子什幺都无法思考,只能本能的张开大腿,让义父肏个更深入,只能本能的张着小嘴呼吸。不让自己被那过多的强烈快感爽到窒息。

那样强悍的肏干,肖昱根本支持不了多久,没一会儿那已经被肏到烂熟的子宫里就喷出了一大股温暖滑腻的蜜汁,浇灌在了王雄肿胀的大龟头上,里面媚肉狂乱的痉挛,剧烈的吮吸着王雄的大肉棒,想要榨出新鲜的精液供子宫进食,可是王雄的持久力太好,即使被里面的蜜汁浇的头皮发麻,也还是坚持着进攻、进攻、再进攻!大龟头不顾高潮中敏感的子宫是否承受的住,不断的冲开绞紧的骚浪媚肉,像是要把子宫肏烂似得狂顶着!

肖昱被义父那幺凶暴的肏干,干的身子不断向上顶,又被义父拉回来,抓着狂肏!

【义……义父……不行了……放……放了我吧……】

【小骚货……现在才知道求饶……晚了……今天义父要好好惩罚你……】

王雄说着起身跪坐在他的股间,大手抓着他的纤腰,猛的往自己胯下按下!同时胯下猛的往前一送!

【啊——!!!啊啊啊!!!!】

肖昱要被义父强悍的性能力肏疯了,在山一样魁梧强壮的义父跟前,肖昱毫无抵抗力,被义父抓着纤腰,不断的狂按到义父胯下,没等自己反应过来,就被自己的巨屌戳穿!子宫要被干穿了!

狂猛而激烈的冲撞、肏干!王雄想要用飞机杯般,抓着骚义子的纤腰,不断套弄着自己的巨根阳具!肖昱一开始还能发出高声的浪叫,最后嗓子叫的嘶哑,义父还像是有着用不完的力气般的,狠干着他,里面似乎已经被插肿了,干事却更加敏感了,义父大鸡巴上的青筋脉动都能刺激的肖昱要疯掉。

说不清的高潮、潮喷,却无法射出来,只能肉穴痉挛的按摩吮吸着义父的大肉棒,希望义父赶紧射出来。

肖昱迷迷糊糊的在快感中沉沉浮浮,月光下不知道义父到了干了他多久。在他快要昏死过去的时候,义父终于抱起了他,紧紧把他按在自己胯下,大嘴吻上了他红润的薄唇。一边掠夺着他口中的空气,一边紧紧抵着他被肏翻了的嫩穴口,大鸡巴干进了子宫,发狠的研磨、冲顶,刺激的他子宫在高潮中又攀上更加剧烈的高潮,狂乱的吮吸、频临的节点,义父插在他子宫里的巨大阳具, 终于马眼一酸,炙热的阳精喷涌而出——不断的激射到烂熟的子宫壁上,被饥渴的子宫壁扑上去觅食。

嫩滑娇小的子宫紧紧的锁紧了射精中的大龟头,锁着龟头下面的勾缝处,不断用嫩肉嘬吸着大龟头,希望再吸出来点精液。而子宫外面的花穴媚肉,也按摩着粗嶙的柱身肉棒,想要义父射的更爽!

王雄嘶吼着紧紧按着自己的骚义子,大鸡巴插在骚义子的子宫里,低吼着爆浆,激射!

肖昱被义父射的后颈仰起了一个优美的弧度,大张着双眼映出漆黑的夜空中那皎洁的月光,被义父啃吻的微微肿起的红唇流下了透明的津液。

两具结合的严丝合缝的肉体在月光下战栗着,一黑一白,两个人身上都是汗水。肖昱搂着义父,挺着自己的大奶,让义父埋在自己的大奶间啃咬自己的骚乳头,仰着脖子,脑海中白茫茫一片,小腹慢慢的隆起。

义父那爆胀的肌肉充满力量的紧紧抱着自己,被义父干翻的嫩穴里插着义父不断喷出阳精的巨根阳具。





骚义子被自己肏的晕了过去,王雄的大鸡巴抽出来的时候,里面涌出了大量的阳精,王雄的巨屌即使射完了精,也很大,不像其他人的射完之后就滑了出来,王雄的不抽出来,还会在里面一直堵着,在家的时候,王雄经常在床上把骚义子干昏过去之后,大鸡巴就那样插着,把自己的精液堵在骚义子的子宫里面,想着有朝一日骚义子能怀上自己的种,然后产奶给自己喝,想象着骚义子大着肚子被自己干到高潮喷乳的淫靡景象,王雄就恨不得把他绑在床上,天天干他。

还没餍足的王雄抱起肖昱,昏过去的肖昱大腿内侧不段滴下精液,在路上留下了蜿蜿蜒蜒的淫靡的痕迹。到了家,王雄把肖昱抱进浴室清洗,粗糙的手指伸进骚义子的花穴里面抠弄,玩的肖昱淫欲又起,于是王雄又按着肖昱在浴缸里面狠干了几遍。

肖昱抱着义父的头,挺着大奶让义父吃他的骚奶子,屁股往义父的大鸡巴上送,迎合着义父的肏干。肖昱迷醉的咬着薄唇,呻吟着,浪叫着。义父在浴室里干他干的热火朝天,浴室里到处都是激烈的肏干,撞出的温水。温暖的水流随着义父的肏干,流进了他的小骚穴,冲洗着里面被义父内射的阳精。清洗完之后,自然又被义父重新射满。这次义父就着插入的体位,把他抱到了卧室,就那样插在他销魂的嫩穴里,搂着他睡了过去。

而早上勃起的义父,自然又是按着他在床上狠肏了几个回合,才放他去上学。


窑子开张了-v文最新章节http://www.zuozhekan.com//yaozikaizhangliao_vwen/,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ABO之无法标记-v文快穿之娇花难养(H)-v文乱伦群交事故现场(纯肉NP日更)-v文双穴拯救世界(双性yd受 p)-v文全息之升级打怪-v文被玩坏的丈夫(双性,总受,NTR)-v文大明星(双/产)-v文梦想成真2.0(n/p,依旧总/受,高/h)-v文肉要大碗才好吃-v文美人入肉-v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