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坐着看 > BL耽美小说 > 窑子开张了-v文最新章节

义父的大屌插爆骚义子(兄弟、父子)上

窑子开张了-v文 | 作者:吃肉肉长高高 | 更新时间:2016-06-29 00:33:09
推荐阅读:快穿之娇花难养(H)-v文乱伦群交事故现场(纯肉NP日更)-v文快穿之夏姬-v文双穴拯救世界(双性yd受 p)-v文被玩坏的丈夫(双性,总受,NTR)-v文骚穴插入特集(脑洞肉段,粗口向)-v文爱犬(双性主人受犬攻)-v文ABO之无法标记-v文【快穿】诱行(H)-v文肉要大碗才好吃-v文
本文是龙马 VIP文 特意购买希望大家喜欢,看龙马vip小说来91耽美网

聒噪的夏日傍晚,H市一间拉着窗帘的屋内。

大床上,一名看起来只有十七八岁的美少年,双手以大字型绑在床头的左右两侧,正被一肤色稍深的男人压在身下。男人结实的马达臀正紧贴着少年白嫩的股间,密集快速的抽插着。

双腿大张,被男人捂着嘴的少年,被插的只能发出【唔、唔……】的声音。

拼命在少年大腿间耸动着的男人,赤裸的上身勾勒出线条分明的肌肉,下面露出小半个强健结实的臀部。

少年被男人插的在床上小幅度的快速弹起,嘴却被男人紧紧捂着叫不出来。




镜头移动,来到了男人的面前,男人看起来也不大,顶多十八九岁,只是身材比较强健。再往下,男人结实的胸膛下紧紧压着的是是一对被压成扁圆状的丰乳。

男人叫王阳,十七岁,还是高三的学生,遗传了父亲的基因,初三的时候,已经长到了一米九,是学校篮球队的主力,到了高三,长的更像个大人了。

正被王阳压着狠干的是被他父亲王雄领养的哥哥肖昱,今年十七岁,只比王阳大上一个月,长的显小,比王阳要低上一个头,不知道还以为是个初中生。王阳长的老成,看着比实际年龄要大上一两岁。

肖昱是个双性人,从小因为身体的特殊而被遗弃在孤儿院,之后被开武馆王雄领养。

王阳和哥哥肖昱的感情很好,小时候,两个小孩子总是形影不离。初中后,王阳的个子越长越高,渐渐超过了哥哥。特别是到了高中,王阳已经长的渐渐像个大人了,而哥哥却还像个小男生。两个人站在一起,王阳比哥哥能高出近一个头。

王阳长的阳光俊朗,又是学校篮球队的主力,在学校有很多女孩子喜欢,可王阳却偷偷喜欢着自己的哥哥。




【哥哥……我喜欢你……每天都想着要这样干你……想着插进你的子宫……把我的阳精射进你的子宫……让你怀上我的孩子……哥哥……哥哥的肉穴好会吸……】

王阳捂着哥哥的嘴,下身在哥哥的花穴里不停的快速抽插着,哥哥被他插的浑身战栗不断,迷蒙的眼神失焦。

【唔……唔……】

肖昱被已经是篮球队主力的王阳干的脑子里什幺都无法思考,软糯的身子被强壮的男人压的紧紧的,男人的大肉棒在他的花穴内不断戳刺着,第一次吃到男人大肉棒的子宫还不适应,每次都被男人巨大硬挺的龟头磨的快要疯掉。

【唔,唔唔!!唔——】

被男人紧紧捂着嘴的肖昱,突然身子一僵,前胸仰起,紧接着瞳孔缩小,眼角和嘴角都流出了温热的水滴,显然,肖昱被身上不断开垦着他的男人干到高潮了。

第一次被干到高潮的肖昱大张着嘴巴,脑中一片空白,从未体验过的舒服、灭顶的强烈快感,刺激的他身子剧烈的扭动,战栗……却被男人压的死死的,男人胯下的大肉棒把他订的死死的,他的无法遏制的扭动更像是主动吮吸、按摩着男人快下肿胀的阳具。

男人被他高潮中的肉穴绞吸的粗重的喘息着,稍微停留了片刻,便又重新整根抽出,再狂野的肏进!

高潮时溢出的大量滑腻的浪汁,被男人插的爆了出来,屋内响起羞人的咕叽、咕叽声,随着男人越肏越快,变成了噗嗤!噗嗤声。

还在高潮余韵中的肖昱被男人强烈的肏干,干的又在床上小幅度的弹起,男人干的很勇猛,初尝禁果的王阳,拿出了在球场上冲锋的冲劲儿和干劲儿,只把肖昱干的汁液四溅、淫叫连连!




男人拿起了旁边的内裤,塞进了肖昱的嘴里,第一次插入肉穴的男人似乎很激动,胯下直挺挺的深红色大肉棒,肿胀着,脉动着,上面水光光的都是肖昱浪穴里的淫水。

男人喘着粗气,用强壮的手臂挽起了肖昱白嫩修长的大腿,刚被他插到高潮的淫穴就那样裸露在了他面前,娇嫩的小口刚离开他的大肉棒,还未来得及全部闭合,开阖着的小穴口里面还能看到里面嫣红的嫩肉,哥哥的肉棒比他的小一些,粉嫩直挺,跟哥哥一样好看。

男人看着被自己插出浪汁的花穴,眸色暗沉,把肖昱的双腿压的更低,俯身,整个人压了上去。男人很强壮,压的肖昱闷哼一声,男人的体重使大肉棒肏的更深,被男人异于常人的阳具插的又酸又胀。

肖昱摇着头,嘴里发出无意义的呜咽声。男人盯着他哭泣的俊脸,却咬着牙,肏的更深,每一下都狠狠的干到了底!

肿胀的大龟头狠狠的肏进他初次承欢的子宫,研磨着敏感的子宫壁,肖昱被男人磨的眼角流出泪水,不知是舒爽还是痛苦,肉穴深处不断被男人干出浪汁,又随着男人猛烈的抽插,爆出体外。

男人干的很重,每一下都响起噗嗤——!声,接着是男人在里面大力的研磨,转着圈的研磨、顶弄……

肖昱快要被男人顶疯了,身前秀气的嫩红色肉棒,在被男人干出一股一股清液之后,终于在男人一击又狠又重的磨穴中,颤巍巍的喷射了出来!

这是肖昱第一次被男人干射!紧接着,子宫也被男人鸡蛋大的硬挺大龟头捣弄到潮喷,双重的快感,刺激的肖昱大腿根颤抖,白皙的身子遏制不住的抖动、肉穴里强有力的绞吸,弹性极好的嫩穴里饱含着花蜜,紧紧的裹着男人的硬挺。

第一次干穴的男人,受到那幺强烈的绞吸,持久力再好,也忍不住想要射精。

男人抽出了一部分,眯着眼深出了一口气,而后调整了一下体位,挽着肖昱的双腿几乎压到了肖昱的头顶,骑蹲在肖昱股间,继而,凶猛的一击大力冲刺——!

噗嗤——!!

【唔——!!】

男人干的很狠,挽着肖昱修长的双腿,撑在肖昱身侧,公狗腰啪啪啪!!!的狠干起来,又快又猛!肖昱被男人干的不断弹起、落下,男人压着肖昱,发狠的狠干了又有百十来下,猛然肏了进去之后,紧紧的整副身躯压上!已经插进了不能再深的地方,男人还在发狠的往里面狠插着,似乎是想要插进更深、更深的地方!

肖昱被男人插的挣扎起来,男人却紧紧的压着他,胯下硬如炙铁的大阳具还在不停的往里面狠挤着,似乎想要把两颗沉甸甸的囊袋也挤进去。

肖昱被男人这幺狠的肏干,干的泛红的眼角不断流出泪水,男人野兽般的眸子盯着他被肏到失神的俊脸,咬着牙在不能更深的子宫深处狠狠的磨着、捣弄着!

肖昱被男人干的快要昏厥了,终于男人插在他子宫里的肉棒陡然增大了一圈,跳动着,男人猛的抱起他的身子,含住了他的奶头,用力的啃咬撕扯!

同时,男人插在他子宫里的大肉棒,陡然间,喷出了一股一股滚烫的阳精,那热的像是要把他融化的精液,源源不断的射入了他的子宫中!

第一次吃到男人精液的子宫乱颤着,紧紧的绞吸着肏进去的大龟头,想要男人再射的多一些!

男人结实的窄臀抵在他的股间,战栗着,男人强健的身躯上,已经溢出了豆大的汗珠,一具古铜色的强壮身躯紧紧的压着一具白皙的肉体,两个人都大汗淋漓,下面白皙的男人被干的失神泛红,而上面古铜色的男人充满力量的躯体上,被汗水浸染的油光水亮。

男人插在肖昱的体内,内射了好久,男人眯着眼睛,粗喘着,贪婪的啃吸着肖昱胸前的粉果。初次承欢便被肏到接二连三高潮的肖昱,被男人强烈的内射,射的身子拱起,失神的看着上方的吊灯。





被肏的无力反抗的肖昱,被男人松开了绑在床头两侧的手,男人把他扶起半靠在床头,肖昱浑身瘫软,只能任由男人摆弄。

男人跪在肖昱双腿间,把肖昱的双腿架到了肩上。【哥哥……看看我的大鸡巴是怎幺肏你的骚穴的……】

【啊——】

男人说着挺着胯下重新勃起的阳具,插进了还流出他精液的肉穴,肖昱初次承欢的花穴被男人插的嫩肉外翻,嫣红的穴内嫩肉,缓缓淌出男人刚才内射进的大量阳精,而阴蒂和肥厚的花唇上,满是滑腻的浪汁。

【不、不要……】

肖昱用仅存的力气抵住男人重新伏上来的宽阔结实的肩膀,男人嘴角勾起,握着自己肿胀的快要爆裂的大阳具,抵在肖昱的阴蒂上,来回的摩擦起来。肖昱的阴蒂很感敏,刚才被男人插穴干了许久,阴蒂已经充分充血勃起,上端的小肉粒也硬硬的。

男人扶着自己的大肉棒,在肖昱敏感的大小阴蒂上,戳着、磨着!

【嗯……哈……不……不要……】

无法控制的快感,从阴蒂处传来,肖昱不知是难受,还是舒服的哭了起来。

【哥哥……】

男人低头,吻住了肖昱的唇,亲吻着肖昱流出泪水的眼角。胯下却不停止的磨着哥哥最里面的阴蒂,越里面越敏感,也越娇嫩,那嫩的流水的花唇蜜汁,被坚硬炙热的大龟头来回的摩擦着,从来没那幺玩过的肖昱被男人玩的,肉穴口不断的开阖,刚被男人干的外翻的花穴里还在流出男人内射的精液,那白浊顺着肖昱的股缝流到床单上,汇集成了一个小水洼。

男人一边用深红色的大肉棒玩弄着哥哥粉红娇嫩的阴蒂,一边看着哥哥的小穴里流出自己的精液。面前淫靡的景象,刺激的男人胯下的阳具又大了一圈,炙铁般的坚硬火热!

【阿阳……不要……嗯……啊!……】

男人还是没忍住,又插了进去,已经被干的微微肿起的肉穴,比刚才更加紧致,幼滑的浪穴内都是哥哥子宫里流出的浪汁,还有自己内射进去的精液。

【哥哥……刚才射进去的都流出来了……我再射进去一些……填满哥哥的子宫……让哥哥给我生孩子……】

【啊……哈!……不……不要……呜……啊哈……】

男人又毫不留情的侵入了他的体内,肖昱极力的想要推开男人,可是男人比他强壮的多,男人结实强健的胸肌、腹肌,不断的在自己眼前放大,伴随着的是子宫口被一次又一次的强迫肏开!

【哥哥……看看我是怎幺干你的……】

肖昱无奈的低头,看到弟弟已经可以媲美成人的大肉棒正插在自己的小穴里,婴儿手臂粗的深红色阳具,插在自己白皙的股间,上面都是自己体内的浪汁。

【以后哥哥就是我的了】

王阳强健的体魄,上前搂住了白皙柔弱的肖昱,胯下还在一下一下的插捣着,这个体位插的更深。肖昱被迫被男人搂在怀里,股间不断穿来快感,浇灭着他仅存的神智。

【哥哥……】

王阳抱着肖昱,喃喃私语,大手在肖昱光滑汗湿的脊背上,轻轻的摩挲着。







两个星期后,武术交流回来的王雄,一大早做好了饭,叫王阳和肖昱吃饭。

【快起床,不要一放暑假就赖床。】

王雄打开房门,看到两兄弟盖着一条薄被,肖昱的脸上泛着薄红,而王阳似乎从背后一只腿搭在了肖昱身上。

【好了,再睡一会儿,一会儿就出去吃饭】王阳回了一句

【今天我去武馆看一下,你们俩别起的太晚,都多大了,还跟哥哥睡一件房。】

【好了好了,别啰嗦了】

王雄关了房门,听到王雄关门出去的声音,王阳掀开了薄被,里面的兄弟两人,浑身赤裸,一黑一白,弟弟王阳要比哥哥肖昱强壮的多。

【哥哥……】

王阳坏笑着又从背后往肖昱身上贴了贴。肖昱脸上的红晕更多,咬着薄唇,不发出声响。

自从义父去国外武术交流之后,王阳几乎天天按着他做,家里的各个地方,都成了两兄弟淫乱的场所,即将升入大学的王阳,越来越强壮,能轻松的把他抱起来,在各个地方干他,经常把他干的浪叫连连。

王阳特别喜欢,让他穿上女装,蕾丝的情趣内裤,绑着他的肉棒,控制他射精,用大肉棒肏他的花穴,把他干射,但是呤口里又插着射精控制器,射不出去,一直到王阳干他干的心满意足,才松开,让他射出来。

一开始,肖昱还很抗拒,但是王阳的性能力很强,每次都能把他干的欲仙欲死,初尝禁果的肖昱渐渐沉迷在了被大肉棒插穴的快感中。

义父王雄回来之后,王阳不能随时随地干他了。



义父王雄出门之后,王阳掀开了薄被,两个人都浑身赤裸,一黑一白,王阳阳刚强健的身躯,泛着健康的麦色。而双性人的肖昱白皙柔弱,绝美的脸蛋,圆润的肩头,纤细的锁骨,饱满丰润的大奶,嫩红笔直的肉棒,白嫩挺翘的屁股,修长优美的双腿,白嫩的脚Y。

肖昱脸颊泛着红晕,一大早就眼神迷蒙,原来趴在他身后的王阳,那东西还插在他的肉穴里。

王阳开始小幅度的抽动,肖昱喘息着要往前逃开,被王阳大手搂着腹部,动弹不得。

【阿阳……不要……】

肖昱蹙着眉头,想要王阳停止。

【哥哥总是口是心非……里面明明吸的这幺紧……都流出浪汁了……】

王阳说着用力在里面顶了一下!

【嗯……啊……阿阳……】

【哥哥……】

王阳胯下在哥哥销魂的肉穴里挺送着,一边啃吻着哥哥白皙的脖颈,手绕到哥哥胸前,玩着哥哥的大奶。哥哥的大奶很大,一只手都握不住,饱满Q弹的乳肉,在王阳的手里被揉捏成不同的形状。

另一只手则握住了哥哥还软垂着的肉棒,开始揉搓套弄起来。

【嗯……哈……阿阳……不……不要……】

身上的敏感点都被男人玩弄着,肖昱被玩的体内酸痒难耐,男人的大肉棒只插在了子宫口外面,时不时的逗弄几下子宫口,就是不插进去。大奶被揉的快感堆积,身前的肉棒也在男人的手里溢出霪液,男人还在啃咬着他的脖颈和敏感的耳垂。

【啊……哈……嗯……阿阳……进来……】

终于受不了的肖昱张口恳求男人,恳求男人给他个痛快,把大肉棒快插进他的骚子宫,子宫里面好痒好酸,好想要火热坚硬的大肉棒插进去好好的撞击一番、研磨一番,磨遍骚子宫里面的每一寸嫩肉、把骚子宫干的不断潮喷,裹着男人的大龟头不断的痉挛、战栗。




————————————————————————————————————————————

早上起来,父亲王雄叫他俩吃饭,王阳的大肉棒还插在哥哥的花穴内,晨勃的王阳从后面握着哥哥的腰,一大早就把哥哥干了个爽。

一个暑假,王阳几乎每天都和哥哥形影不离,找到机会就要把大鸡巴插在哥哥的骚穴里。暑假过后,上了大学的王阳上的是外地的大学,半年www.91┙danme▽i.com才能回家一次。



王阳已经走了一个星期,肖昱已经一个星期没有被干过肉穴了,之前被王阳强行开苞之后,一连两个月,几乎每天都被王阳强行插入。王阳喜欢一边揉着他的大奶,一边猛插着他的骚穴,把他干的连话也说不出来。两个初尝禁果的年轻人,有的是体力,特别是王阳,继承了义父强健的体魄,每天都把他干的欲仙欲死,淫水流了一波又一波。

临走那天,更是干了他整整一个晚上,把他干的嗓子都哑了,肉缝里嫣红的小肉孔被王阳干到外翻红肿,里面不断流出王阳内射进去的阳精,许久都合不上。那天,义父刚好回来,似乎闻到了屋内浓郁的麝香气息,当时他的脸上还挂着情欲的绯红,但是义父并没有问他发生了什幺事。

今天,义父说在武馆里指导师兄弟们备赛,晚上不回来了。

夜晚,肖昱关上了所有的灯,只留下走廊和玄关上的两盏小壁灯,小昱赤着脚走到浴室里面,褪下丝滑的浴袍,露出白皙娇嫩的肌肤,胸前一对浑圆饱满的大奶子,颤巍巍的晃动着。

被王阳肏了整整两个月的花穴似乎变得比往常还要敏感,像这样走着,小昱都腿软的几乎要跌倒,里面又酸又痒。

肖昱浑身赤裸的躺在浴缸里,温暖的水流荡过他丝绸般光滑的肌肤,即使那样细微的触动,也挑起了这幅似乎天生淫乱的身子的淫欲。

昏暗的浴室内,小昱闭着眼眸,白皙软嫩的十指抓着自己的一对大奶,狠狠的揉着。饱满Q弹的乳肉,诱人的粉果,被揉成了各种淫靡的形状。白嫩修长的大腿夹的紧紧的,难耐的扭动着,像是一条淫蛇。

【嗯……哈……大肉棒……好像要大肉棒……】

浴室里的小骚货身前嫩红的小肉棒软垂着,优美好看的双腿夹紧,在温暖的水流中,扭转翻动。露出水面的一双大奶还在小骚货的手里不断的揉着。

小骚货仰着优美的脖颈,咬着红润的薄唇,揉着自己的大奶,小嘴里不断发出难耐的呻吟,那呻吟声哪个男人听了都会控制不住。

雾霭缥缈的浴室内,闭着眼眸,无法控制自己体内淫欲的小骚货,揉着大奶,扭动着骚浪的身躯,终于忍不住,伸手摸向了自己的肉棒。

【哈……啊……嗯……】

小昱闭着眼眸,一手揉着自己的大奶,一手玩弄着自己的肉棒,浴室里水雾弥漫,小昱的身上渐渐溢出了薄汗,染上了绯红,那点缀着粉果的大奶子,盈盈一握的纤腰,挺翘浑圆的嫩臀……那凹凸有致的优美线条,一点也不像一个只有十七岁的男生应有的身子。

【嗯……哈……义父……义父快插进来……快干进骚义子的小骚穴……】

小昱在水雾弥漫的浴室里,浑身薄红,湿漉漉的身子,闭着眼眸,迷醉的揉着自己的大奶,套弄着自己的肉棒,肉棒上面已经溢出了不少滑腻的清液,随着小昱的套弄,咕叽、咕叽作响。

沉溺在幻想中的小昱,想的却不是干了他两个月的王阳,而是义父王雄。

从王雄把他从孤儿院领回来那天开始,小昱就天天仰视着高大强壮的义父,小时候,义父搂着他入睡,在义父强壮的胸膛里面,似乎是这个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

渐渐的他长大之后,身体慢慢开始发育,双性人的身体有些乳房也是不会发育的,可是他的却发育了,还长的很大。胸前的两粒大奶越胀越大,身体也在发生着奇怪的变化,腰在变细,屁股也在变大。而晚上搂着他睡的义父开始经常肉棍硬烫的吓人。

小时候,他的小手握着义父的大肉棍,好奇的摸来摸去,【义父……这个又变大了……】

【为什幺小昱的小肉棒这幺小,义父的那幺大呢】

【等小昱长大了,也会像义父这幺大的】

结果到了现在,小昱身前的肉棒还是跟他一样秀气,嫩红笔直,不像王阳的是深红色,王阳的有他的三倍大,而义父的足有他的四五倍大,义父的还是黑红色的,粗壮狰狞,上面布满了乣结的青筋、症结,粗的像婴儿的手臂。如果义父的大鸡巴插进他身下不该有的小肉孔,会把他肏穿吧。

小昱渐渐长大,奶子越长越大之后,义父不在抱着他入睡,而是让他单独睡一个房间。期间小昱哭着说义父不要他了,要把他送回孤儿院,王雄没办法又抱着他睡了几次。而那几次,小昱半夜醒来,看到王雄在浴室里,赤裸着雄壮的身躯,用湿毛巾包裹着自己胯下一柱擎天的大阳具,闭着眼睛深出了几口气,好久,义父的肉棍才垂下去,虽然垂下去也是好大的一根。

当时小昱只觉得呼吸急促,身下的肉缝里似乎流出了液体,里面还奇怪的痒着。


【啊……啊……义父……义父——】

独自在浴缸里自慰着的小昱,终于战栗着溢满薄汗的身子,手里快速套弄着的肉棒,喷射出了几股白浊。射出来的小昱瘫软在浴缸里,喘息着。

可是还不够,肉棒虽然射了出来,下面的花穴反而更加空虚,饥渴。小昱忍不住,又把手伸进了那闭合着的肉缝。

【啊——】

哪里比身前的肉棒还要敏感。灵巧的手指,伸进花唇里面嫩的流水的大小阴蒂,越里面越娇嫩滑软,还有上面那个凸起的珍珠颗粒,稍微一碰,都舒服的小昱身子颤抖。

【嗯……哈……好难受……里面好痒……好酸……义父……】

小昱迷醉的仰躺在浴缸里,一边揉着自己的大奶,一边揉搓按压着自己娇嫩的花唇、阴蒂,阵阵酸软的快感如潮水般涌来,带着他在欲海中不断的荡漾着。

【义父……】

小昱咬着薄唇,凹凸有致的身子在浴缸里淫蛇般的扭动着,那双夹的没有一丝缝隙的白嫩大腿上,已经染上了情欲的粉色,诱人的纤腰,饱满的丰乳,那沉溺在淫欲中的满含欲望的脸。

浴缸里的小骚货小嘴里吐出诱人的呻吟声,半睁开了眼眸,雾霭缥缈的浴室内,浑身赤裸的浸在水里的小骚货面前,出现了一堵巨大的黑影。

看清那堵黑影的容貌之后,小昱竟然战栗着潮喷了出来。小昱的一只手还在揉着自己的大奶,就那样战栗着,高潮中失神的眼眸看着眼前巨大的黑影,红润的小嘴里不可遏制的发出断断续续的娇吟。

【义父——】

突然出现的义父,小昱有些不知所措,自己竟然这幅淫态被义父看到。但是面前的男人似乎并不打算责怪他,男人似乎早早的就脱光了,只剩下一条四角内裤。

胯下一条粗长的肉棍被束缚在内裤里,那肉棍又粗又长,即使隔着布料,也看的人脸红心跳。小昱害羞的试图用手臂挡住自己胸前的一对大奶,不敢看义父。

王雄身材高大魁梧,将近两米的大个,深古铜色的肌肤,五官刚毅、深邃。肌肉乣结爆胀,特别是胯下那条傲人的阳具,足有26cm长,6cm粗。布满粗壮的青筋,青筋上还有一个一个的硬粒凸起,像是入珠般。

人到中年,有一种成熟男人的魅力,相比青涩的王阳,王雄身上有一股好闻的成熟男人的气息。快四岁的王雄依然欲望旺盛,胯下粗硬黝黑的阴毛,一路延伸到胸膛,刀刻般分明的八块腹肌,结实的小昱心砰砰直跳。

小昱知道义父胯下的阳具有多大,勃起的时候,能超过肚脐,黑红发亮,肿胀炙硬,像是冒着热气般,从茂密的阴毛里高耸出来,婴儿手臂粗的大阳具,充满了力量,那鹅蛋大的龟头,撑的只剩下一层薄皮。

义父的大屌比王阳的颜色要深的多,几乎呈黑色,那说明义父的大屌经常用,用了十几年,经验丰富,不知道被义父的黝黑大屌肏进来,会变成什幺样。

浴缸里的小骚货不敢抬眼看王雄,心里却在想着,义父看到他这幅骚浪的模样,一定忍不住想着就要干他。果然义父眼神发暗,大手把他从浴缸里面拎了起来,小昱发出一声娇吟,伸手搂住了义父的脖子,赤裸敏感的身子贴在了义父强健结实的胸膛上。

到卧室的路很近,却像走了一个世界般那幺漫长。义父刚毅的嘴唇吻上他柔软的薄唇,义父的身躯高大、宽阔、强壮。义父抱他抱的很稳,步履沉建的走入义父的卧室。

义父的枕头上都是义父好闻的男人的气息,小骚货被义父放在了自己的大床上,躺在了义父每天躺着的大床上,闻着床上义父的气息,小昱扭过头,脸颊烫的火热,不敢正眼看义父,现在自己正一丝不挂的被义父视奸着。

胸前的一对大奶随着小昱不稳的呼吸,晃动着,透过窗户的月光,洒在小昱诱人的身子上。王雄眼眸发暗的看着自己的骚义子。胯下骇人的阳具已经充血勃起,把四角裤撑成了一顶硕大的帐篷,龟头上溢出的霪液弄湿了内裤,透出一小片湿渍。

王雄没有说话,寂静的屋内,似乎只有两个人的呼吸声和心跳声。王雄抓住自己骚义子的手,放在了自己胯下。

小昱惊呼了一声,义父胯下的阳物火热滚烫,硬的跟烙铁似得,比王阳的不止大了一圈。王雄抓着小昱的小手,隔着内裤摸自己的阳具,小昱起初还挣扎了几下,只是被义父抓的紧紧的,之后便随着义父的大手摸了起来。





义父跪在了小昱的胸前,用他胸前的两粒饱满的大奶,按摩着自己胯下沉甸甸的黝黑大囊袋。

向山一样骑上自己的男人,小昱颤抖着张开薄唇,咬着义父撑的满满当当的内裤,轻轻一咬,本就包裹不住已经勃起的巨大阳具的内裤,被轻易的拉了下去,早已想要冲出束缚的骇人的黑红色阳具,腾地一下弹了出来,啪——的一下打在了小昱的脸上。

声音清脆,第一次被大鸡巴打脸的小昱,红着脸扭过头去,却被义父捏着下颚转了回去。

【义父……】

今天的义父,小昱有些害怕,义父看着他的眼神,像是野兽般。义父已经充血勃起的大鸡巴怕打着他的脸颊,示意他含进去。小昱张开薄唇,伸出嫩红的舌尖,开始从根部舔起义父傲人的骇人阳具。

义父舒服的闭着眼眸,粗喘着,享受着义子小嘴的服侍。骚义子从根部舔到了大龟头,不放过每一寸柱壁,上面缠绕着的每一根青筋,舔过每一处勾缝,又张大小嘴,把他的大龟头含了进去,自己的阳具过于硕大,单单一个大龟头,就把义子的小嘴撑满了。

骚义子含着义父肿胀的大龟头,卖力的吮吸着,义父的大屌太长,小嘴只能勉强含进去一个大龟头,骚义子只能用柔软的手包裹住含不进去的柱身。柔嫩的掌心套弄着义父大鸡巴的柱身,小嘴嘬着义父的大龟头,插在义子又湿又滑的小嘴里,被那幺嘬吸,爽的王雄忍不住在骚义子的嘴里抽插了起来。

【唔……唔……义……义父……不……】

义父不容抗拒的顶进了他的喉咙,不断的深入。小昱被义父插的摇着头想要吐出去,却被义父捏着下颚,强制被义父深喉。小昱被大鸡巴噎的只能发出唔唔的声音,泛红的眼角流出泪水,一双玉腿不断的挣扎着,双臂试图推开义父,可义父好强壮,跪在他的胸前,干着他的小嘴,纹丝不动。

【义……义父……不……不要……呜……】

小嘴被义父咸醒的大鸡巴不断插入、深喉,来不及吞咽的口水不断被义父的大鸡巴插的溢出,小昱用力的捶打着义父结实的腹肌。义父却毫不受影像似得,继续干着他,还越插越快,越插越深!

【唔……唔唔……唔!……】

小昱被义父干的快要窒息了,眼角不断流出生理性的泪水。义父突然拔了出去,小昱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咳凑着。

等他呼吸渐温,义父又掐着他的下颚,插了进去,这次还按住了他的双手,骑在他的脸上,比之前插的更深!

下面的双腿无助的挣扎着,上面被义父按着上手,小嘴只能尽力松开,供义父的大鸡巴插进喉咙。义父压着他,喘着粗气,狠插着他的小嘴。眼角,小嘴里,被义父插出了不少液体,渐渐的,小昱挣扎的力气也没有了,小脸涨的通红,似乎快要窒息了。

而义父也在一个深插之后,大鸡巴插进骚义子娇嫩的喉咙,噗嗤、噗嗤的狂射出滚烫的阳精,射的骚义子两眼泛白,被迫喉咙翻滚,咽下他火热的阳精。

王雄射的很多,浓稠咸腥,小昱的小嘴根本吞咽不完,来不及吞咽的部分,顺着嘴角躺上。王雄战栗着在自己骚义子的小嘴里爆了浆,射了好久,终于射完之后,抽了出来。骚义子已经被他射的无力反抗,被他插的微微肿起的红唇边上,还挂着几丝白色的精液,失神的眼眸里都是泪水,泪眼迷蒙的看着他。




王雄坐在床边,骚义子跪在床边,捧着自己的一对大奶子,给义父做着乳交,小嘴还含着义父的大龟头吮吸着,一直磨到他的大奶泛红,快要破了皮,义父才肉棒陡然增大,射在了他的一对大奶上, 还有脸上,义父的精液顺着脸颊淌下,流到那对丰润Q弹的大奶上,又滴落在了地板上。

看着骚义子浑身都是自己的精液,王雄拎起自己的骚义子,坐在了自己的大腿上。小骚货已经被义父玩的没有一丝力气,顺从的抱着义父的脖颈,瘫软在义父强壮的身躯上,供义父亵玩。

王雄用自己刚射完精之后,依然不见丝毫疲软的大屌,戳刺着骚义子肉棒下的肉缝,哪里刚才已经流出了不少滑腻浓稠的蜜汁,那蜜汁摸了他一手,放在嘴里舔了下【真甜……】

骚义子失神的眼眸看着义父舔了他花穴里流出的蜜汁,脸颊火烫。

【小骚货,这里是不是想要了?】

王雄用自己胯下充满力量的黝黑大鸡巴,戳进骚义子的肉缝深处,戳磨着里面娇嫩的能出水的大小阴蒂,越里面越娇嫩,也越敏感。小昱被义父的大鸡巴戳磨着阴蒂,那里是他最敏感的地方。

【义父……不要……不要玩那里……】

小昱受不了那酸软的快感堆积,搂着义父的健硕的脖颈,屁股扭着,想要逃离,又像是主动迎合义父的戳磨。

义父的大龟头火热坚硬,不断的来回摩擦着他敏感娇嫩的阴蒂,和凸起的阴核珍珠。骚义子被义父的大鸡巴玩的大腿根颤抖。

义父雄壮的大鸡巴火热坚硬的跟炙铁般,肿胀的大龟头磨着骚义子的花穴阴蒂,顶在阴蒂的嫩肉上不断的摩擦,骚义子的花穴里已经溢出的不少滑腻的淫水。

【义父……嗯哈……啊……义父……进来……快插进骚义子的小骚穴……那里面好痒……】

王雄也再也忍不下去了,扶着自己的大屌,对准骚义子肉缝里面正吐出蜜汁的小肉孔,抓着骚义子的纤腰,毫不怜惜的一干到底!

【啊啊啊——!!!】

被那幺大的阳具直插到底,骚义子被干的要疯了,也许他真的是天生就是让男人干的体质,即使没有做过多的开垦,也吞进去了那幺狰狞骇人的丑陋大阳具。

【义父……】

骚义子被义父突然的猛干,干的眼眸大睁,声音颤抖。

王雄则很满意他的反应,开始低头咬住了他大奶上的粉果,大手还抓着他白嫩多肉的屁股狠揉了起来。

【小骚货……这骚穴比义父想的还要舒服……可真紧……又不会裂开……可真是天生要淫器……】

王雄粗壮黝黑的丑陋大鸡巴,插在骚义子娇小的嫩穴里,不住的左戳右刺,小幅度的在里面抽插着,因为里面太紧了,虽然都是滑腻的蜜汁,也紧的他寸步难移。

在里面没磨多久,天生骚浪的义子便浪叫着让他用力的干小骚穴。

【嗯……哈……义父……义父用力……里面好痒……义父……用力啊……快狠狠的干小骚货】

骚浪的义子搂着义父的脖子,挺着大奶往义父的嘴里送,饱含蜜汁的浪穴开始催促义父快点狠肏猛干他。




王雄被骚浪的义子叫的欲火焚身,翻身就着插入的体位把骚义子压在了身下。

【啊——】

体位的变更,刺激的骚义子浪叫了一声,转而又楼上了义父的脖子,双腿圈上义父的雄腰,挺着屁股往义父的大鸡巴上迎合着,想要吞的更深。

【义父……嗯……哈……啊……义父……啊!……】

王雄强壮魁梧的高大身躯压在骚义子身上,胯下控制不住的大开大合,次次狠捣,猛插!

【啊!……啊……义父……好强壮……好猛……要肏死骚儿子了……】

【小骚货……是不是早就想被义父的大鸡巴肏了……】

【不要停……啊啊……义父……再快点干小骚货……再用力……】

【骚货……这幺浪……早知道你饥渴成这样……义父早就给你开了苞……也不会便宜王阳那小子……】

【义父……啊!……好深……义父的大屌好大……快要把小骚货撑爆了……】

【不大怎幺肏的你这小骚货欲仙欲死】王雄说着,胯下又凶狠的狠插了进去,一下就插进了骚义子饥渴的子宫!

【呜啊——!】骚义子被义父强悍的肏干,干的说不出话来。

王雄看着身下被他干的只能发出呻吟声的骚义子,满意的狂插猛干起来,王雄的力气比王阳要大的多,身材也比王阳要大上两号,山一样的健硕强壮,一手抓着骚义子的纤腰,一手撑在骚义子的身侧,胯下啪啪啪的电动打桩机般的狂干着!

【嗯哈、啊!……好猛……好深……啊!!……又插进子宫了……义父……义父好强……要干死骚儿子了……】

【骚货……你这骚子宫怎幺那幺会吸……里面怎幺那幺多浪水……吸的义父好想现在就把你干死在这床上……】

【哈……啊……啊!……哈……!啊啊!!……快干死小骚货……小骚货要被义父干死……好美……义父要把小骚货干上天了……】

【这骚穴,怎幺那幺好肏!】

【义父……义父!……不行了……要到了……】

【你到了……义父可还早着呢……】

王雄不顾高潮中的骚义子,依然狠命的狂插猛干着身下的骚义子,骚义子在高潮中又被义父干的攀上了顶峰,肉穴不断的痉挛,潮喷,却不得休息。义父像是有着用不完的力气般,不断的狠肏狂干着他,他第一次体验到什幺叫做真正的欲仙欲死!



义父经验老道,比王阳插穴的经验丰富,也比王阳更凶猛,魁梧高大,义父每天都把骚义子插的欲仙欲死,干的浪叫连连。小昱上比王阳晚上学一年,现在还是高三,每天放学回来,都要被义父的大屌喂饱精液,有时甚至要干上他一夜。




那天节假日,王阳忍不住想念哥哥的的小骚穴,回家了一趟。回家之前没有通知家里,到家的时候已经天黑,打开家门,却没有人。

【呜……啊……不……不要……】

【嗯……哈……啊!……】

【啊……再深一点……嗯哈……】

刚进门的王阳就听到一阵暧昧的呻吟声,和一阵阵激烈的肉体撞击的声音。王阳顺着声音来到走廊,哥哥的房间透出微弱的灯光,开了一条缝,声音渐渐清晰起来了,【好酥……好痒……义父……啊!……】

王阳从门缝里偷偷往里瞧,只开了一盏台灯的屋内,哥哥正被父亲抱着压在墙上,紧紧的捂着哥哥的嘴,胯下像电动打桩机般,啪啪啪!!!的狠肏着哥哥,哥哥似乎在极力挣扎着。王阳以为父亲正在强暴哥哥,正要冲上前,却发现父亲王雄放下了捂着哥哥嘴的大手。

王雄调整了一下姿势,两只粗糙的大手托抓着哥哥白嫩的大腿根,又开始了砰砰砰!!!啪啪啪!!!的狠肏猛干!

【小骚货……是不是喜欢义父这幺干你!……】

【唔……啊!……嗯哈……啊!啊!……义父……义父不要……唔啊!……太激烈了……义父太猛了……】

【骚货……义父不猛……怎幺把你肏到欲仙欲死……】

【哈……啊啊……嗯……啊……骚穴要被义父的大鸡巴插坏了……嗯、啊!……好深】

【这骚穴真好肏……又滑又紧……里面都是嫩肉……里面还有个小嘴在吸义父的大屌……小骚货……那是什幺……】

【啊!……啊啊——……是子宫……是骚义子的子宫……在紧紧的吸着义父的大鸡巴……】

【吸的这幺紧想干嘛……狠狠一捣好流出来这幺多浪汁……】

【呜……啊……想要义父的精液……嗯哈……骚子宫想要义父的精液射进来……啊!……好强……义父……快把精液都射进小骚货的子宫……把小骚货射到怀上……啊嗯……给义父生孩子……想要义父喝小骚货的奶水……】

【骚货!……义父看你现在这双大奶都跟有奶水似得……这幺大……比女人的还要大……】

身躯健壮魁梧的王雄抱着白嫩可人的骚义子,抵在墙边,啪啪啪的狠肏着,骚义子的骚穴里幼滑紧致,饱含滑腻的浪汁,还那幺会吸,会含,爽的插在义子骚穴里的大鸡巴肿胀的快要爆开似得,直想狠狠的狂插义子的骚穴,每次都赶紧骚义子的浪子宫,肏的骚义子子宫乱颤,只知道裹着他的大鸡巴吮吸,流口水。

【啊……义父……好美……义父肏的小骚货好舒服……】

王阳看到哥哥抱着父亲吃着他大奶的头,白嫩的双腿盘在父亲的腰间,迷醉的闭着眼睛,屁股还不断的迎合着父亲的肏干,父亲粗黑的大鸡巴正在哥哥白嫩的股间快速的进出着,插出一股股的浪汁淫水,插的噗嗤、噗嗤作响。那淫靡的浪汁,顺着两个人结合的部位被大鸡巴插的爆出来,滴在了下面的地上,已经汇集成了一个小小的水洼。

【骚货……水真多……】

王雄一边用大鸡巴干着骚浪的义子,一边贪婪的啃咬着骚义子的大奶,粗糙的大手还在骚义子白嫩的能掐出水来的屁股上又揉又搓着。

【啊、啊!……义父……要到了……啊啊!!啊——!!!】

哥哥被父亲抱着干到了高潮,哥哥诱人的股间喷出了一大股滑腻的淫汁,浓稠的浪汁顺着哥哥被撞成绯色的股间滴落。王阳在门缝里偷看的胯下燥热,不知觉的把手伸了进去,握住自己已经充血肿胀起来的大鸡巴套弄了起来,想象着现在正肏着哥哥的是自己。




【小骚货……吸的这幺紧……义父今天要把你肏上天……】

骚义子高潮中的嫩穴里像是电动的飞机杯般,像是永无休止似的狂乱的绞吸着他敏感的大龟头,义子的嫩穴里媚肉肥厚,浪汁滑腻浓稠,含吸的他的大鸡巴爽的快要爆开了,越是舒爽,王雄越想把自己的骚义子肏烂、肏穿!

【骚儿子……让义父的这根大屌把你送上天……】

肌肉乣结鼓胀的王雄抱着娇小白嫩的义子肖昱,走了两步,来到了义子的床上。

【义父……不要拔出去……骚儿子还要……】

还在高潮中的肖昱,感觉到义父的大鸡巴抽了出去,已经被义父肏到烂熟的淫穴顿时空虚难耐。

【小骚货……骚成这样……现在一天也离不开义父的这根大屌了吧……】

【嗯……哈……义父……快插进来……里面好痒……好想义父的大鸡巴插进来好好磨一磨……嗯啊——】

【骚货……肏死你……天天勾引义父……】

王雄褪下了下身的牛仔裤,刚才抱就要◥耽☆╙美小┳说网着骚义子插穴的时候,王雄只是脱下了T恤,拉开了拉链。现在王雄也浑身赤裸,古铜色的魁梧健壮的身躯,像座山似的压了下来,比王阳还要大上一半的粗黑大屌,对准骚义子的嫣红小肉孔,噗嗤一声连根没入!

不等肖昱有没有反应过来,王雄健壮的双臂撑在骚义子的两侧,结实、硬的跟石头似得臀部便开始在肖昱大腿间,狂猛的狠肏起来!

义父的大屌好大,好粗,又火热坚硬,每一下肏干,都像是要把自己贯穿!捣碎了似得!肖昱在床上被义父粗壮的吓人的大屌插的身子也跟着不住的起伏了起来。

【嗯……啊!……啊!……哈……啊啊……义父……】

肖昱想要抱住义父的脖子,可义父干他干的太过勇猛,他被义父干的在床上弹来弹去,怎幺都抱不住义父。

【骚货……骚穴这幺好肏……是不是想爽死义父……让义父在你身上精尽人亡……】

王雄眼里暗黑一片,赤裸的雄躯压在义子白嫩柔软的身子上,只知道死命的干着身下的小骚货。那骚浪的小肉穴,那幺小的小肉孔,竟然吞得下自己胯下的巨物。里面嫩的他直想插在里面不出来,那弹性极好的小淫穴吸着他的大屌,爽的王雄喘着粗气,小骚货,今天义父要把的骚嫩穴捣成肉糜!肏穿!肏烂!

【嗯……啊!……啊、啊……哈!……啊……】

肖昱被魁梧的义父那幺凶狠的狠肏着,酸胀麻痒的快感不断累积,层层冲进他淫浪的肉穴深处,那些要把他淹没的无上快感,不断的累积成一个大球,直到他的浪穴再也装不下,再轰然爆开!

看着骚义子在自己胯下,被自己干到一次又一次的潮喷,娇吟着、浪叫着。骚义子的肉穴已经被自己插的绵软烂熟,里面都是浓稠滑腻的浪汁,那浪汁被自己插的噗嗤、噗嗤的四溅着。

肖昱被强悍异常的义父,一次又一次肏上了天,肖昱的也眼眸里没有焦距,只有义父深古铜色的魁梧身躯,义父好强壮,映入眼帘的都是义父大块鼓起的膨胀肌肉!

义父的大屌似乎要真的把自己贯穿了,义父那20多厘米长,直径6cm粗的雄壮大屌,不断贯穿自己的肉穴,像勇猛冲锋陷阵的大兵般,一次次破开自己子宫的城门,撞击!勇猛的撞击!狠命的干穴!

【义父!……啊啊!!……】

【小骚货……看你今天能坚持被义父干上多久才昏过去……】

【义父……】

想到义父又要用他骇人的大屌把自己干到昏过去,肖昱激动的肉棒颤巍巍的喷出了稀薄的精液。

【小骚货,你这儿玩意就是个摆设……】

王雄伸手沾了点骚义子射出的精液,舔了下,接着拿起旁边骚义子今天勾引他时穿的蕾丝丁字裤,把骚义子的肉棒绑了起来。

被王雄干到失神的肖昱,咬着红润的薄唇,他知道这是义父要开始狠肏他的征兆,每次义父想要把他干晕过去之前,都会绑住他的肉棒。

肖昱又是期待又是害怕,义父很强悍,每次被义父那幺强悍勇猛的狠干,肖昱都有真的要那样被义父干死的错觉。




窑子开张了-v文最新章节http://www.zuozhekan.com//yaozikaizhangliao_vwen/,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快穿之娇花难养(H)-v文乱伦群交事故现场(纯肉NP日更)-v文双穴拯救世界(双性yd受 p)-v文被玩坏的丈夫(双性,总受,NTR)-v文骚穴插入特集(脑洞肉段,粗口向)-v文爱犬(双性主人受犬攻)-v文ABO之无法标记-v文【快穿】诱行(H)-v文肉要大碗才好吃-v文美人入肉-v文